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妈妈的牵挂
□希 辉
发布日期:2021-03-29 08:01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其实,向来细心的我,应该对妈妈生病的情况早有察觉。

  在妈妈发现病情之前的一年里,她总是有意无意地跟我和弟弟妹妹们讲一些听起来像是安排后事的话。但当时从妈妈精神矍铄的样子看,又不像是有啥身体不适的情况存在。考虑到妈妈已是70多岁的人了,老人们愿意在自己身体硬朗、头脑清晰的阶段把身后事作一番安排也是常理。所以,妈妈的一些超乎寻常的言语和举动,就这样被忽视过去了。

  2018年春节刚过,妈妈的双腿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疼痛。之所以说不明原因,是因为从春节后一直到八月中旬,几乎没有间断过检查治疗,却始终没能弄明白是什么原因引起的腿疼。到八月下旬的时候,妈妈除了腿疼之外又感觉胃口有些不舒服,吃下的食物消化不了。于是,我们在专注于治疗腿疼的同时给妈妈做了胃镜检查。当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我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妈妈居然得了胃癌!我和弟弟妹妹扶着腿疼的妈妈,凡是跟胃沾边的科室我们都要进去求证,一圈下来我们不得不对妈妈避重就轻有选择地讲了她的病情。

  从医院出来的路上,妈妈问我:刚才咱们化验的地方好像是肿瘤科吧?很显然妈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我清了清嗓子,把已经溃败的情绪压了压,故作轻松地跟妈妈说:所有科室的化验都在一起了。妈妈没吭声,眼睛望着车窗外,许久才说了一句:即使是什么不好的病妈也能接受。一句话差点让我们泪奔!

  病情不太严重,但需要做个小手术。如果现在不抓紧做,引起别的毛病就麻烦了。这是当时我们吐露给妈妈的话。可对于向来不糊涂的妈妈来说,虽然认字不多,但从我们的情绪变化和重视程度等方面,她可能已经猜出个大概,只是心知肚明,不愿戳破这层窗户纸而已。当我们提出要带她去省城医院治病,一向不舍得在自己身上破费的她,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只是临出门时拉着我们已经瘫痪在床五年的父亲的手说:老头子,孩子们带我去看病了,如果这次能看好,我回来还继续照顾你;如果看不好了,咱俩就一块走!

  在省城医院,为了避免接触人多,让妈妈过早地知道病况,同时也为了有一个好的休息环境,我们设法让妈妈住进了老干病房。病房是单间,有空调,有电视,还有冰箱,24小时有热水可以洗澡。尽管费用较高,但有此舒适且较好的医疗条件,妈妈很是满意。她坐在病床上对我们讲:算上这一次,妈这辈子就住过三次医院,没想到你们没有我想的那么柔弱,遇到事情也是钢筋铁骨,让妈真正感觉到你们长大了!

  手术那天,妈妈表现得特别镇定。早早洗漱完毕,把自己打理得利利落落。临进手术室前,妈妈拽着我的手说:等妈做完手术出来,你舅舅姨姨就来了!看得出在妈妈心里是多么希望她的弟弟妹妹们能前来给儿女们助阵啊!她担心一旦手术有什么不测,有人能在身边给我们撑腰做主。

  因为肿瘤生长部位的特殊性,原定8个小时的大手术,仅仅做了10分钟,主刀医生便终止了手术。

  我们推着妈妈从手术室出来,心如刀割。妈妈虚弱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如释重负的安详。她不知道真正的病灶并没有被摘除。四万多元的手术费,就换来了肚子上的一道伤口和妈妈茫然不知的些许安慰!

  手术后的妈妈虽然虚弱,但精神上明显好于之前。因为在她看来,能平安从手术室出来,就是手术成功的标志!

  然而,仅仅过了三天,妈妈便开始呕吐,后背疼痛。护士拿来了杜冷丁给妈妈注射。这一针下去,我和弟弟妹妹们就必须要面对一个现实:妈妈将不久于人世了。

  我的父亲患有脑梗和脑出血多次,后来,病情突然加重,失去了语言和吞咽功能,全身除右侧胳膊能动外,几乎都处于瘫痪状态。我们跟父母不在一起居住,照顾父亲的事情大都依赖于妈妈一个人。妈妈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更是一个勤快的人。她每天坚持给父亲用温水把全身擦洗一遍,每两个小时翻一次身,父亲卧床五年,从来没有生过褥疮。在妈妈生病前两年,为了不让她太过劳累,我们雇了保姆,逢节假日也都轮流回去帮着陪侍父亲,一定程度上使得妈妈的辛苦得以缓解。

  妈妈这次住院,除了病痛之外,最挂念的就是父亲。妈妈担心我们都忙于照顾她,而疏于对父亲的照料。于是,我赶紧让在家里陪侍父亲的妹妹、妹夫拍个视频发来给妈妈看。看着病床上面色红润的父亲,妈妈忍着疼痛,汗珠把头发浸得跟洗过似的,闭着眼说道:记得给你爸勤翻身啊。

  “乡心新岁切,天畔独潸然。”我跟妈妈背靠背坐着,她看着窗外自语道:唉,住进医院的时候,外面还是绿油油的树叶,如今叶子枯得都掉光喽!

  我攥着妈妈瘦骨伶仃的手小声回应:马上就是春节,差不多快六个月了。

  除夕早上,妈妈催促我,快去叫护士给她打一针。我看着妈妈并不怎么痛苦的表情,有些迟疑地说:妈,如果不是很疼就不要打,实在坚持不住了再打。“早点打针,咱们好回家过年。”妈妈一反常态的状态,让我也瞬间有了精神,一边跑出去叫护士,一边通知弟弟妹妹们:咱妈要回家过年了!咱妈要回家过年了!

  有妈在的地方就是家,有妈在的地方就有温暖。

  从妈妈登进家门的那一刻起,家里的一切都有了光泽。沉寂已久的家,重又有了笑声。厨房里、客厅里,就像是刚刚解冻的河流一样,清澈地洋溢着欢快的声音。初一早上起来,妈妈的面色很不好,弟弟妹妹关切地询问:妈,是不是又疼了?

  中午团圆饭开始的时候,妈妈从卧室走了出来,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脸上痛苦的表情全然不见。我们赶紧扶她坐下,妈妈看了一眼桌上的酒水,扭头对我说:也给妈倒一杯酒!趁过年了,我敬你们一杯!咱们家这一年过得乱糟糟的,若没有你们家里家外的操持,妈妈在医院里躺着也不能安心。

  待吃完饭收拾停当,妈妈主动在客厅坐下招呼大家:都过来!妈再跟你们照个相吧,以后想妈了就看看照片。

  我们所有人都没敢接妈妈的话,生怕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在医院,妈妈一天要打四五次杜冷丁或是吗啡,而这次从除夕到初一两天内仅打了一次止疼针,可以想象妈妈承受的是多么痛苦的煎熬。拍完照,妈妈已是大汗淋漓,蜷缩在床上,双手抱着暖水袋不再言语。傍晚的时候,我们重又把妈妈送回到医院……

  一个月后,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当我们打开妈妈的柜子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八个全新的钢质菜盆,里面的一张纸条上写着我们兄妹四人的名字,并特意提示:每人两个!

  妈!您交代的事情我们办了,没来得及交代的我们也一定办好。天堂无忧,儿女永远想念您!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