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拜节
□魏千楼
发布日期:2021-02-09 08:27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我们南乡人把拜年叫“拜节”,这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仪式。穿上新衣服,跟着父母去亲戚家走走,见见那些叔伯的、姑表的、姨表的兄弟姐妹,长辈们塞给一个糖果,再给个一两毛钱的压岁钱,夸夸“又长大了”“懂事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按照习俗,大年初一要给本家五服以内的长辈拜节。吃过早饭,我就高兴地跟着父亲出发了。先去辈份最高的两个奶奶——三娘娘和五娘娘家拜节。此后就是去十几个叔叔大爷家走走。我们魏姓家族大,同辈的兄弟有二十四个,加上姐妹们就是五六十人。二大爷家孩子最多,有九个孩子,最大的和最小的年龄相差二十来岁。叔叔大爷们都是倔脾气,亲妈(我们对婶子、大娘的称呼)们也是性格开朗,对侄儿侄女们很慈爱。我们也并不拘束,看到谁家有稀罕吃的就随口吃点,饭时到了谁家就在谁家吃饭。

  因为亲戚多,所以初二到初四拜节的日程总是排得满满的。老娘舅舅姑姑姨姨家都要走到,有时候老舅老姑老姨也得去看望。先紧村外,再走村里。如果走不过来,就等“破五”以后到元宵节期间再走。时间长了,走亲戚的顺序也就基本固定下来。每年初二一大早,我就得跟着父亲去神峪村的老妈(干妈)家拜节,大姨姨和三姨姨也在这个村里,就一并看望了。初三是去陈家庄村的老娘家,老娘是河北人,有一年给我和两个妹妹做了两掺面条,并把腌的咸鸡蛋剥开让我吃。我吃了一口,以为是坏了的鸡蛋,就趁老娘出去的当儿,悄悄叫上两个妹妹去了同村的老姨家吃饭。听说姨姨们埋怨老娘没待承好我们,后来再去的时候老娘就会去邻居家借半瓢白面给我们做饭(那时候不懂事,农家哪来的白面?借别人家半斤白面要用好几斤玉茭面换,人家也未必愿意)。初四去里梨林头村的二姨姨家是我最开心的事,因为那是一年中唯一可以坐公共汽车的日子,尽管也要步行二里多地到官道沟村才能坐上车,而且十几分钟就到了。此后还要抽空去一趟新村村的老姑家,村外的亲戚就走得差不多了。

  村里的亲戚很多,但对于“长途跋涉”了好几天的我来说,就不算个事了,甚至可以连玩就捎带走了。炉窑谷洞的老娘家,上一道坡下一道坡就到了。有一年刚进门就看到凳子上的簸萁里晾着浅黄色的面,我以为是豆面,就抓了一把塞到嘴里,谁知竟然把嘴粘住怎么也张不开了,老娘急得说:“那是刚磨下的榆皮面呀!”接下来就是去不远处的大舅舅家。姑姑家就在村前“大寨楼”的排窑里住,姑父在娘子关电厂工作。姑姑家好吃的最多,仅那一茶盘水果糖就够吸引人的了。老舅家住在里头沟,离我们家很近,大老舅会用毛笔在一张白纸上画一只大老虎,再描上点朱砂,让我拿回家去贴在墙上,说是可以护家。

  那时走亲戚真的是在“走”,路也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每到这几天,村里村外的大路小路上总是人来人往,把土路踏得尘土飞扬,到处是呛鼻的味道,却是一派喜气。有拿着长烟袋微微驼背的老汉,有走路摇摇晃晃的小脚老太,有急匆匆赶路的青壮年男女,当然更多的是跟在大人后边蹦蹦跳跳嬉闹的孩子,偶尔也有骑着自行车前后带着好几个孩子的人经过,还有人赶了驴拉的排车,驴脖子下的铃铛不停地响着,车上如果有空位就捎别家孩子一段路。

  走亲戚的时候除了本家之外都不能空手,一般都是每家送两个或者四个馍馍。不过谁家也舍不得吃,而是再拿着去走其他亲戚,送来送去,最终那几个馍馍可能就又转回自己家来了。过年时亲戚间互相走动一下,送几个馍馍,传递的虽然只是一种礼仪,体味的却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作为一种传统习俗,现在拜节的方式也有所改变。孩子们拿个手机就能发拜节微信,点一下就能收压岁钱红包。再也不用跟着父母天天出去走亲戚,事实上也没有七大姑八大姨可走了,尤其是住在城市的。在体验信息化时代的便捷之余,我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编辑:□魏千楼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